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资料 >

    不再多留点时间给父亲让他完成心中的梦想

    发表时间:2017-08-19 16:33,点击数:

     曾听父亲讲,我们梁家是右玉县有名的大家族之一,爷爷在世时买卖做的非常大,甚至在呼市一带也有了名望,父亲叔伯弟兄共六人,爷爷不分
     
    侄子还是儿子对他们都一样的好,一样的尽责。右玉旧城里的老人们都知道,爷爷曾经为他的侄子和儿子同一天娶媳妇,送亲家的彩礼与新房的布置上
     
    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父亲出生于上世纪1941年,在六弟兄中排行老五,父亲虽然没有遗传爷爷的的精明但也继承了奶奶的仁义,那时新中国还没有成立
     
    ,人民的生活动荡不安,由于奶奶身体不好所以父亲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了奶妈家,而且是一连换了两位,因此,父亲不仅个子没长高而且体质也差,为
     
    此爷爷没让父亲早早出去工作而是让他进学校去接受教育,面对这样一种特殊境况,父亲硬是坚持读完了高中从颇有名气的右玉老高中一班走了出来,
     
    成为六兄弟中文化最高的一个,因此,父亲的一生充满了墨香味。也许是受了文化与艺术的熏陶,父亲一直喜欢写各种类型的文字且有不少被刊登在了
     
    许多杂志上,自从做了右玉道情的传承人之后,父亲成了被媒体采访与报道的对象,山西电视台、朔州电视台、右玉电视台都做过他的专访节目,就这
     
    样父亲的知名度在右玉人和神池人的心目中越来越高。当父亲病重的消息传开后,来看望他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尽管父亲精神很差,没人时老睡觉,
     
    但只要有客来访,他都会打起精神来认真地迎接每一位前来看他的人,每当客人走时他都会说几句安慰的话:“过些日子我就好了你们放心吧……”这
     
    话听起来是在安慰别人其实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连续输了五天液体想暂时歇歇,可刚刚停了一天父亲的身体就出现了差错。上午半坐半靠在沙发上陪着来看他的亲人们聊了会儿天,客人走后父
     
    亲就一直嗜睡着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十二点时叫醒上了趟卫生间、喝了几口藕粉后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下午父亲依然在昏睡,想叫又不忍心叫的我
     
    默默地蹲守在父亲身旁端详着父亲那张慈祥的脸,四月底父亲来我家时虽然有所消瘦但两颊还是饱满的,十几天前去大同做CT时称了体重还有62公斤只
     
    比去年做手术时少了4公斤,穿着打扮起来扔不失儒雅与风度,为此我还给拍了照片留作纪念。可如今躺在面前的父亲却是脸色发黑,眼皮发黄,两颊
     
    凹陷,颧骨高高,呼吸非常的不匀,脉象也是极其的不稳,睡梦中还不时地说一些听不懂的胡话……看看看着心疼的泪水又顺着我的脸颊流入了嘴里,
     
    苦苦的咸咸的!
     
           晚上七点多睡了一下午的父亲终于醒来了,像往常一样我扶着父亲慢慢地、一步步地挪着去卫生间,可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时意想不到的事情
     
    发生了,父亲突然两腿发抖身体变的异常沉重,尽管我用尽全身力气扶着但父亲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是我始料不及的,要知道早晨父亲还是自己
     
    走出阳台躺在沙发上的,这病也太厉害了,不是一天一个样而是一时一个样了。父亲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儿在我的搀扶下费了好大劲才挪到了坐便上,看
     
    情形不对我赶紧给在外上班的老公打了电话让他赶快回家,可倔强的父亲小便完后坚决不等老公回来硬要自己回到沙发上,结果两人努力了半天还是无
     
    奈地坐在了地上,经过这番折腾父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的要也撅的生疼,望着父亲不服气的样子,我蹲在父亲面前苦笑着劝他还是好好地等他女
     
    婿回来。
     
          老公回来后经过我们二人的共同努力才把父亲扶到了隔壁的床上,中途父亲还坐着凳子歇了几歇,见此情形我给远在朔州的弟弟打了电话让他尽
     
    快回来,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简直不敢想象……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和父亲睡在一张床上,倾听着父亲均匀的呼吸,近距离感受着父亲熟悉的气息,虽然睡不着但也觉得好幸福。我的母亲早
     
    早走了,现在也看着父亲也留不住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向九泉下的亲人交代,虽然我已年过半百,可无论多老都不想让父亲离去,不想二次去触摸失
     
    去亲人的痛……低头看看手腕上的银镯子,那是二十三年前母亲临走时留下的,她说镯子在家就在,可如今镯子安然无恙可家就快没了,我并不是一样
     
    坚强的人,尽管眼前有疼爱自己的老公和两个孝顺的儿子陪着,可我还想贪婪地拥有父母的爱,因为那种爱是任何一种爱所无法比拟的!
     
          二次扶着父亲去卫生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此时我已经睡意全无,索性穿起衣服打开电脑整理U盘里的舞曲,准备早上带给跳舞姐妹们,因为从
     
    今天开始我必须把音箱托付出去在家里寸步不离地守着父亲,现在的父亲像个婴儿似得时时刻刻都需要人照顾,本来昨天就不准备出去跳舞了,可脑子
     
    清醒的父亲坚决不让,他说他会听话等着我回来再起床,父亲是个一辈子都事事替别人考虑的人,他知道那么多跳舞姐妹都离不开我等着我,所以坚决
     
    不让我放弃跳舞来陪他。刚来那些天,父亲起床后总爱站在我家阳台上用望远镜关注我,关注所有认识的人,父亲太热爱生活了,直至昨天还想着病好
     
    后去走路、去练字……老天真是不公,为什么呢?
     
         从昨天父亲坐地上开始病情就更加严重了,早晨父亲醒来后没再要求穿衣服,父亲彻底卧床了,为了让父亲有点精神,没办法又给父亲打上了点
     
    滴,因为不能进食,所以输液成了维持父亲生命的唯一途径。上午来看父亲的亲戚很多,清醒时父亲都能准确认出来人还和他们笑笑,可往往没说上几
     
    句话就又睡了过去,惹的来看他的人们都眼泪汪汪的。下午老公为父亲找来了理发师,谁知理发师一进门父亲就冲她乐了还说:“看把你麻烦的让你亲
     
    自来了”,原来父亲是这个理发师的老顾客,当这位理发师看见父亲变的如此模样时惊的她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整个理发过程中她的手一直在不停地
     
    抖,父亲变成现在这样是她始料不及的,因为不多日前父亲前去她的店理发而且还有说有笑。
     
          弟弟安排完手头工作后很快就回来了,面对如此状况的父亲他也是大吃一惊,因为星期天他走时父亲还是好好的,只短短的三天时间就变成了眼
     
    前的模样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经过我们商量后决定让父亲回自己的家,正巧小区里准备施工闹哄哄的,借助这个理由在弟弟的劝说下父亲终
     
    于点头同意回去,下午拔掉液体后,老公和妹夫把行李铺到了车上,随后弟弟背着父亲下了楼,听着他们远去的脚步声,我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再也
     
    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这哭声里有诸多的不舍与无奈,因这次父亲住女儿家情况特殊,所以每个房间都印满了父亲的身影,每个角落里都
     
    飘荡着父亲的气息……回头望望父亲睡过的床,坐过的沙发真是心如刀绞,因为此去的父亲再也不会坐在阳台上接受阳光的沐浴,不会用望远镜观看操
     
    场上流动的风景,再也不会坐在沙发上和我一起研究书画,听他热爱的戏曲看他喜爱的体育……

    上一篇:也许不到最后不要放弃希望胜利就在眼前

    下一篇:主动提早去那里报到去享受所谓的快乐与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