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解决方案 >

    夜半时分突然一声响雷把我从梦中惊醒

    发表时间:2017-08-19 16:29,点击数:

     父亲最后的那段日子(完)
     (十三)
          父亲昨天表现的很好,除了能喝点糊糊和奶子外还对来看他的人十分友好,当王哥和嫂子带着他们的小孙孙出现在门口时,父亲扭过头来和善地
     
    看着这个小男孩笑着,只有一岁多的江江也冲着父亲咯咯地乐着,见此情形我笑着对父亲说:“看您的病好呀,孩子和您笑呢”,嫂子顺势附和到:“
     
    是的、是的”。同来的李大爷是父亲的老上级、老同学、老牌友,当李大爷进来握住父亲的手时父亲竟然要起身给李大爷倒水……
     
          父亲的这些“好转”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于是当天晚上决定由弟弟和弟媳照看父亲,我带着换下的脏衣服回到自己家里,晚饭后,先洗了个澡
     
    然后就早早睡下了。,拿起手机看了看才凌晨三点多,伸手摸了摸右边的床铺是空的,这才猛然想起父亲回到
     
    自己家已经五天了,也不知父亲此时休息的好不好?想到这里我的心随即又痛了起来,父亲来我家一个多月,每晚都睡在我右手边的位置上,休息前我
     
    总要检查一下床旁的水杯装水没有,常用药比如:前列腺药、消炎药、止痛药、安眠药等放好了没有……父亲的前列腺肥大很是影响小便 ,不仅次数
     
    增多而且排便时久,所以导致每晚起夜四五次乃至七八次不等,尽管一直在积极寻求治疗方案,但效果一直不佳,最近父亲从电视上看见微创手术能治
     
    此病就有了做手术的想法,听从父亲的意见后我们开始进行多方咨询,想选个最好的医院为父亲做手术,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父亲感冒了,身体随之也
     
    出现了大幅度的转折,于是,手术之事也被耽搁了下来。
     
         今天是端午节,别人都是上山采艾草回家吃粽子,我和老公早早起床后却是直奔父亲家,进门听弟弟说父亲昨晚睡的比较安稳,晨尿大约400毫升
     
    表现还不错,进卧室看了看父亲没有什么异常我就去收拾屋子了。眼看着端午小长假就要结束了,为了不误孩子们的学习,弟弟七点就送弟媳与他的俩
     
    闺女回朔州了。大约九点多干大爷来看父亲,此时的父亲是醒一会儿睡一会儿意识一直不太清楚,因此也没能和干大爷说上几句话,干大爷想看看父亲
     
    吃点东西也没能成功,最后干大爷只得带着眼泪和遗憾离开了。本来昨天能喝点糊糊和奶子以为病情有所缓和,没想到只过了一晚上情况就照旧甚至不
     
    及前几天,于是又去医院买了三天的药再次为父亲打上了点滴。守着一上午没变姿势嗜睡的父亲,我的心越来越害怕,上网查了查这已经属于浅昏迷了
     
    ,试着用棉棒沾水为父亲擦干裂的嘴唇、用热毛巾敷那些因输液造成的淤血父亲一动不动几乎没有任何反应,说明此时父亲对外界的刺激已经很不敏感
     
    了,看来,父亲的生命迹象正在一点点地消失。因为父亲今天意识不清楚,所以输着液体的手一直被我握着,快中午时突然听到客厅的手机微信在呼唤
     
    我,我让妹妹拿来打开一看原来是政协小王传来了照片,这些照片是我和父亲两个月前开政协会时摄影师专门给照的,照片中的老父亲挺胸昂首、派头
     
    十足,胸前的出席证更是显目耀眼……看着照片里的父亲,比比眼前的老人,我的泪水又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那时的父亲每天爬六楼下一楼精神比某
     
    些年轻人还好,每顿自助餐吃的虽不多但也很香甜,根本不像一个术后不到三个月的癌症老人,政协的小字辈们也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夸他身体好,
     
    父亲听了很高兴我也高兴!
     
          众所周知, 父亲是全县年岁最大、最德高望重的老政协委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如今历经了四十多个风风雨雨,被人们亲切地誉为:“右玉
     
    政协的不老松”。自从当委员以来,父亲一直能认真地参政议政、建言献策,特别是成为县政协常委市政协委员后所提交的社情名义和提案更是高质量
     
    高水平,其中不少被国家、省、市、县所采纳,并获得了许多荣誉证书……2010年我也荣幸地被县统战部推荐成为了一名政协委员,从此父女俩共同参
     
    会、共同议政七年,原想着我们还能并肩继续参会,没想到……
     
         后天就是“六一”了, 回想“五一”前父亲还能和我们围坐在一起吃饭,尽管当时父亲已经吃不多但食欲还是不错的,只要父亲提出来想吃啥我
     
    就想方设法去做。比如:茴香馅饺子、炸酱面、珉八股、馅饼、莜面等,别看这些都是家常便饭可想做精细也没那么容易,父亲一辈子跑江湖吃百家饭
     
    ,因此这些饭对他来说都是美味中的美味,为了父亲身体不缺乏营养吸收好,阳儿从广州特意寄来了有护胃功效的藕粉,我呢?有计划地每天为父亲加
     
    餐加饭,但现实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我们多努力父亲还是越来越吃不进饭喝不进水,只几天功夫就卧床了,每天守着意识清醒但身体不能自
     
    主支配的父亲我的心在滴血,甚至觉得父亲心里也一定很恐怖只是不表示出来罢了。
     
          这一天父亲几乎没有醒来,我和老公还有两位妹妹一直守着却无所适从,只能隔一会儿用棉棒蘸着温开水为父亲抹抹干裂的嘴唇,一会儿扶着父
     
    亲翻翻身以防褥疮的发生,唉!这一天过得好漫长、好漫长! 

    上一篇:愿意让你在爱情里感觉幸福在自己的能力里

    下一篇:现在这个模样这一切真的恍如梦境